上海百卓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路虎揽胜行政版 新款路虎发现4 新款揽胜运动版 揽胜行政全球限量版 路虎揽胜极光
12345

美团袭击“三电一兽”共享充电宝已供过于求?

发布时间:2020-07-18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导语:近两个月,美团共享充电宝加快了铺设的步伐。记者走访北京多家餐饮商户后发现,大部分门店的美团共享充电宝安装尚不足一个月,处于起步阶段。

安装美团共享充电宝后不久,北京餐饮商户雷西拔掉了店里街电的设备。因为 “太占地方”,更因为 “一年多才分润一次,他们的人很久没有来过了”。5 月中旬,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被曝重启,开始进行疯狂地推,掀起百城大战。近两个月,美团共享充电宝加快了铺设的步伐。新浪科技走访北京多家餐饮商户后发现,大部分门店的美团共享充电宝安装尚不足一个月,处于起步阶段。

事实上,由于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需求较为急迫,更遵循就近原则,品牌忠诚度并不高。因此,更高频次地出现在用户视野中就显得格外重要。

这在美团充电宝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有用户曾在一家咖啡店偶遇美团地推上门,后者希望店主将自家的共享充电宝放在架子最顶层,原有的两个品牌挪到下层。作为入驻美团、甚至连点餐与收银等系统都美团化的商户,一般很难拒绝这类要求。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美团入局共享充电宝的最大优势就在于铺设成本。依托餐饮商户,美团得以蓄力追赶。另一方面,餐饮外卖用户流量池也让美团底气更足。在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宣布盈利的当下,重返赛道的美团成为了 “搅局者”,那么,它会是 “终结者”吗?

充电宝被租 店铺排名可靠前?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当日,一家日式料理连锁分店刚刚接入美团共享充电宝,放置在原有怪兽充电机器的旁边。该店店主杜润认为,共享充电宝对用户而言是刚需,但当前已明显供大于求。“我们店里现有的两个机器,每天一共也就能借出去三、五个。”

杜润回忆,和刚上场的美团共享充电宝相比,怪兽充电的设备安装已有两年,中间换成了更大的机器。“不然机器经常会被还满,我们只能和怪兽充电的人沟通,好在有微信群,随时解答问题,但我和美团的人讲到这个,他们还觉得特别稀奇。”

据新浪科技了解,美团共享充电宝的商家分润为(订单收益 - 经营费用)*60%,略高于行业水平。另外,此前曾有餐饮商家排名受美团充电宝使用情况影响的传闻出现。山东餐饮商户厉筱向新浪科技透露,两个月前,美团业务员与她沟通团购对接事宜,提出帮忙拆除此前安装的怪兽充电设备。“给到我们的信息是,美团共享充电宝被租借一次相当于成交一个团购,成交量高的话在美团附近店铺的排名显示会靠前。”但厉筱拒绝了,因为团购上架首先要缴纳几千元的费用,美团还会从成交的订单抽成六个点。“这样就很过分了。”她说道。

彼时,美团充电宝回应称,餐饮商家排名和充电宝的使用完全无关,影响商家排名的主要因素包括订单销量、用户评价、服务距离等。此外,在内部组织架构中,美团充电宝和到店餐饮、外卖配送等部门相互独立,餐厅只是充电宝使用的场景之一,餐厅不使用美团充电宝并不存在所谓的 “封杀”。美团充电宝还强调:“自力更生,绝不啃老”。

在北京经营小龙虾餐厅的霍襄也称,美团在近日地推时并无引入充电宝后排名即靠前等说法,不过他表示,如果引入美团共享充电宝可提高排名,很愿意尝试。

新浪科技就此致电美团充电宝官方客服,对方回复称,对酒店品类来说,安装共享充电宝可提高 HOS 分,并有助于曝光率的提升,其他品类暂无相关政策。不过,曾在美团充电宝从事地推的常哲向新浪科技透露,对于入驻美团的商户,外卖也好、团购也罢,只要安装美团充电宝,用户每使用一次都相当于一次消费轨迹,使用的人越多,店铺在美团的活跃度越高。“如果我的店铺销量比你的稍微低一点,但我安装了美团共享充电宝,我就可能排在你前面。”

用户看场景 使用体验待改善

和其他共享充电宝选手一样,美团共享充电宝押金为 99 元,也可凭借微信支付分(达 550 分以上)免押金租借。不过,美团共享充电宝只支持美团和微信扫码支付,支付宝并不在列。打开美团 App,首页 “扫一扫”位置有明显的 “充电宝”字样。

不过,并非所有的设备都显示微信扫码租借。用户林枝就吐槽称,因为设备上只提示使用美团 App 扫码,自己不得不在信号很差的美发店先下载了美团 App。“下载、扫码再到取出充电宝,手机的电量从 15% 掉到了 7%,心惊胆战地拿起来插上,折腾了一身汗。”

在用户孟皖看来,美团共享充电宝的体验有待提高,不只是租借流程冗长,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充电宝本身的结构设计:“线头陷在主体内部比较难拔,而且不方便握在手里,导致使用手机也很不方便。”

要命的还有价格,去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经历了一轮整体提价,美团的价格基本与之持平:前 5 分钟免费,1.5 元 / 30 分钟,每 24 小时封顶 20 元。杜润本周内使用了一次美团共享充电宝,两个多小时的时长扣费 8 元。他感慨,共享充电宝的价格越来越贵,美团也没有什么优惠,何况现在遍地都是共享充电宝,已经非常过剩了。

但对一部分用户而言,共享充电宝是实实在在的刚需。用户蒋池就自称 “只要出去逛街一定会借用”。“我是手机耗电比较快,加上从出门一直在玩手机,可能到和朋友约定的地点电量就不够了。”她告诉新浪科技,在电量还能撑几分钟的前提下,自己会筛选品牌,必须是可以异地归还的共享充电宝。不过,若是用到电量只剩下 1% 才开始寻找就会比较紧张。她甚至在扫码借用时遭遇过手机关机,不得不去门店买了一个充电宝。

蒋池给新浪科技展示了共享充电宝的微信支付账单,从 1.5 元到 12 元不等,她直言 “明显感觉到越来越贵了”,而且经常会出现归还时机器各个插口均已满员的情况。即使商场尚未关门,但一旦放置共享充电宝的商户歇业,机器电源关掉后同样无法归还。

共享充电宝是与活动场景强结合的产品,用户在意的是所在场景是否能够即时触及,若不具备价格差异且体验彼此接近,根本谈不上用户忠诚度。从美团的角度来看,想后发制人,场景固然第一,体验仍应努力。

再做充电宝 美团挖新流量池?

“共享充电宝的市场一定是我们美团的!”一位美团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在社交平台上写道。

Trustdata 发布的《2019 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显示,共享充电市场稳步成长,2019 年用户规模已近 1.5 亿人次。经过惨烈厮杀后,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分别占据 28.6%、27%、25.1%、15.6% 的市场份额,其他共享充电宝品牌则为 3.7%。就在 “三电一兽”格局基本形成、各家向持续盈利深入探索的时期,美团来了。

新浪科技获悉,美团共享充电宝在部分地区要求地推每天至少成交三家商户,且必须在满足在线率的同时产生订单,如果七天仍无使用订单,机器会被撤回,提成也随之扣除。一位地推人员称:“推广一家提成 60 元,如果业绩不达标,每天搞到晚上 10 点、11 点也有可能。”美团推进共享充电宝业务的力度和决心可见一斑。

谈及美团重返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考量,崔丽丽指出,目前美团已覆盖吃喝娱乐、出行等领域,用户群体日渐庞大。从互联网平台角度出发,应该尽可能地围绕用户及自身高粘性业务开拓更多场景的增值服务,而充电宝就属于这一类。除了在服务铺设上具有一定的上下游议价能力,共享充电宝业务对美团获取新的流量和数据也存在价值,也就是说,美团可以运用现有渠道资源,以较低的成本在用户吃喝娱乐消费过程中挖掘出新的需求和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在 2017 年关闭前,隶属于餐饮生态平台,而在微信小程序中,存在 “美团充电”和 “美团充电宝”两个选项,双方背后的主体分别为北京我遥我控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三快飞跃科技有限公司,前者的大股东是北京酷讯科技有限公司——美团酒旅版块的一员。

2017 年美团关闭共享充电宝业务时,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阐述新业务探索的方法论。关于是否探索一个新业务,他给出了如下五条见解:是否符合美团企业使命;新业务所处行业是否会发生巨大变化;新业务所处行业用户和商家是否对现状满意;新业务未来的市场规模;与美团已有业务之间的关系。美团共享充电宝在当时属于王慧文眼中 “未来市场规模不够大,战略协同价值也不够大”的业务。但时至今日,已然不同。共享充电宝对美团而言,相当于线下流量端口与线上流量的结合,不仅盈利模式已被其他共享充电宝企业跑通,也有助于美团各个业务的全场景布局。当然,餐饮商户方面美团得天独厚,但在会场、车站、机场等大场景,其他共享充电宝品牌依然领先于美团,想做 “终结者”并不容易。

关于美团重返战场对行业的影响,至少从目前来看,烧钱模式不会继续。崔丽丽分析,充电宝行业的格局应该相对趋于稳定,最终会与共享单车、网约车类似,围绕某种消费生态形成相对稳定的寡头竞争格局,护城河筑牢后按价服务、相安无事。“但从美团的角度来讲,发展充电宝业务属于低投入、高产出,有利于激发用户在平台进行多元化消费,好像没有不做的理由。”崔丽丽说道。

(文中雷西、杜润、厉筱、霍襄、常哲、林枝、孟皖、蒋池均为化名)




上一篇:因仇恨行为被禁用两周之后 Twitch已解封特朗普账
下一篇:运营商2G/3G退网或将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