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百卓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路虎揽胜行政版 新款路虎发现4 新款揽胜运动版 揽胜行政全球限量版 路虎揽胜极光
12345

手机流量“薄利多销”时代已结束

发布时间:2020-07-05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导语:对于国内运营商行业来说,之前已经遭遇流量红利释放过快的局面,现在“提速降费”没有再对流量资费降低做出“硬性规定”,让电信运营商“歇歇脚、喘口气”,从而更好去推进5G和“新基建”。

1、连续四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都为“提速降费”制定了年度“小目标”。不过和往年明显不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只是提出“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没有再对降低移动网络流量资费设定目标。

2、而在过去,比如在2018年和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先后提出“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再降低20%以上”。

为何不再提及降低移动网络流量资费,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之一在于,从2015年算起,经过连续5年大力推进“提速降费”工作,我国的移动网络流量资费水平下降非常明显,资费贵的矛盾已经大大缓解。

在2017年一季度时,我国的手机流量平均资费超过35元/GB,到2019年第四季度已降至5元/GB,到2020年第一季度,进一步降低至4.4元/GB。现在来看,我国的流量资费已经比美国、日本、韩国等国低了很多,下降的空间比较小。

原因之二在于,流量资费降低后带来的“薄利多销”效应和过去相比已经大大弱化,流量使用量呈现出增长明显放慢的状态,造成收入增长乏力的效应。

目前,流量收入仍是电信运营商的收入支柱,在新兴业务没有真正扛起“大梁”之前,如果一味要求降低流量资费,一旦这根“支柱”倒下或者摇摇欲坠,不仅是对电信运营商行业整体不利,更重要的是对加快5G发展和 “新基建”进度带来不利影响,毕竟,运营商在5G和“新基建”领域承担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过去几年,流量资费降低带来的消费刺激效应非常明显,释放了居民信息消费潜力。这并非虚言,一组组翔实的数据可以证明。

从2015年开始到2018年,每年我国的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其中手机上网流量占据绝大部分)消费水平都保持着100%以上的增长速度,放眼全世界,实属罕见。

尤其是2017年、2018年堪称高峰期,每年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同比增幅都超过150%。对于个人用户而言,很明显的感触在于:自己敢用流量了,每个月使用的流量越来越多。2015年时,我国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DOU)达到389.3MB/户/月,也就是说,每位手机用户每月使用的流量不到400MB,而到2019年12月这一数字已经高达8.59GB/户/月,足足提升了23倍。

过去数年时间,虽然流量资费降低了,但是因为降价带来的刺激效应,使得人们的流量消费水平提升非常迅速,这带动了电信运营商数据流量收入在快速增长,逐渐成为电信运营商的支柱型收入来源。

我国移动数据流量平均资费和用户月均移动数据使用量情况 图源/信通院

以2018年为例,这一年,中国移动的手机上网流量同比猛增182%,带动手机上网流量收入增长9.8%,手机上网流量收入达到3694亿元,在其通信服务收入中占比达到55.1%,在经营收入中占比也达到50%,成为不折不扣的最大收入来源。

另外两家运营商,手机上网流量收入在经营收入同样成为各自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2018年,中国电信的手机上网流量大幅提升了291%,手机流量收入同比增长22.4%,达到1112亿元,在整体经营收入中的占比接近30%。这一年,中国联通的手机上网流量也激增1.8倍,手机上网收入同比增长13.7%,达到人民币1048亿元,在整体经营收入中的占比提升至36%。

这段时间,虽然流量业务量增长和流量收入增长之间的“量收剪刀差”在不断拉大,达到史无前例的水平。但是,因为“薄利多销”效应,刺激了运营商流量收入的较快增长,为业务收入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量收剪刀差”矛盾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薄利多销”的效应在减弱。

从2019年和今年前四个月的情况来看,用户流量消费水平的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呈现乏力态势。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2019年我国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增速已从之前每年超过100%的增长,降低至71.6%,增速较上年收窄116.7个百分点。具体到三家电信运营商,都面临着相同的状况,和上一年相比手机上网流量增幅出现明显下滑,中国移动从2018年的182.1%增速降至2019年的90.3%,中国电信从291%降至73.2%,中国联通从180%降至46%。也就是说,虽然手机上网流量仍在增长,但是已经从过去的“大踏步”变成如今的“小碎步”。

在流量消费水平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如果再要求流量资费水平继续一定幅度的下降,手机流量收入或将进入负增长的通道,这势必拉低运营商整体业务的增长,使得运营商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

对于国内运营商行业来说,之前已经遭遇流量红利释放过快的局面,现在“提速降费”没有再对流量资费降低做出“硬性规定”,让电信运营商“歇歇脚、喘口气”,从而更好去推进5G和“新基建”。同时,更希望5G应用能尽快成熟,不仅是行业应用,还有个人应用,为运营商的发展打开新天地。




上一篇:今年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将大幅放缓 原因均与疫情
下一篇:北京发放122亿元消费券 6月6日起可通过京东APP领